我到河北省来……

老人苦笑着说:“这是哮喘,多年来一直是慢性的。如今,它变得越来越严重。因此,当我听说星空市中医院有一名神医值班时,我的孩子们从北京把我带到这里。” “我该怎么称呼你?” 唐秀点点头。 老人笑了:“我的姓氏也叫唐,我们全家应该来自大约500年前的同一家族。” 唐姓,来自北京? 唐修的眉毛皱了皱。尽管苏凌云没有向他透露太多关于父亲的信息,但她告诉他,父亲来自北京,姓唐。但是,他秘密地摇了摇头,因为他不相信这种巧合会发生在世界上。 再者,那个对他毫无感情的父亲应该与他们无关。这个家庭的背景并不简单。如果他与这个家庭有亲戚关系,他是否还会喜欢他的母亲,她的母亲只是乡下的一个普通女人? 唐修看着老人的笑脸,淡淡地说:“说实话,我对唐姓人民没有好感。如果可以的话,我真的希望我的姓氏是Su。无论如何,哮喘很容易治疗。疾病的问题在于肺部。请等待,直到您的家人将您带到会诊室为止,我会在那儿为您服务。” “敲门,敲门……” 当李洪基在两名医院负责人的陪同下大步迈进时,门被敲开。看到唐秀,他立刻兴奋地说道:“唐秀,你真的来了!你知道,我现在既兴奋又痛苦。如果你不来,恐怕我得去拜访你。” “啊,”唐修困惑地说道,“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吗?” 李洪基笑了,“当然有事情需要你!有了您,我们的星城中医院已在全国闻名。您已经治愈了那些难以治疗的内部疾病,还治疗了许多来自该国其他地区的患者,而许多大型医院的优秀医生都无法接受这些患者的治疗。因此,您是医学界最耀眼的超新星。不要告诉我您来医院时没有意识到吗?该住院部已经接待了来自全国各地的患者,即使每层楼的每个走廊都临时装有病床。我们昨天买的50张床远远不够。走廊上躺着很多病人。” 唐秀茫然不知所措,说道:“星城中医院的名声真的变得那么大吗?” 李洪基露出微笑,说:“绝对正确!” 唐修摸了摸鼻子,轻声说道:“看来我应该减少在这里就医的次数。高大的树木吸引着风,而我自己却从来不喜欢站在风头。” 然后,他转过头对老人说:“这怎么样,让你的孩子带你去咨询室?我在那儿检查你。之后,您可以节省时间并立即离开。” 李洪基看着这位老人,眼睛里闪烁着异常的光芒。然后他很快说:“高级主管,唐修愿意为您提供治疗,您终于可以治愈哮喘!” 他之所以相信唐秀,是因为他知道一件事-孙文静的母亲。她是一位中年肝癌患者,被唐秀治好了! 如果一位能够治愈一位老妇的中晚期肝癌的神医无法治愈哮喘,那简直是个玩笑。因此,他对唐秀非常有信心。 资深官员? 唐修皱眉。图片突然在他脑海中闪过。他突然明白为什么他觉得这个老人看起来有些熟悉。他是美国最高领导人之一,可被归类为全国十大有影响力人物。他以前曾经在电视新闻上看过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