太空试验田中

那个时候,他被殴打并被踢出荆门岛,这是他从小到现在最大的耻辱和屈辱。尽管他的王氏家族在西北地区非常强大,但在荆门岛上却没有那么强大,以至于欧阳氏家族比王氏家族更强大,因此与欧阳氏家族建立关系显然是不现实的。 但是,他生动地想起了当时丢了他的那个家伙唐秀。他一直希望自己能再次遇到这个朋克,以消除这种耻辱,但他从未想到他会在这个地方碰到他。他也没想到,再次见到唐秀时,他的第一感觉会出乎意料地是恐惧。 正是由于这种恐惧,他才感到深深的羞辱和耻辱。 王虎听到白发年轻人的提问后,怒视着唐修,回答道:“他是我的致命敌人!” 那个满头白发的年轻人翻了个白眼,活泼地说道:“那你为什么不杀他,因为他是你的敌人?这个地方偏僻而荒凉,很容易丢尸并抹去所有的痕迹。” 王虎的脸有些微变化,后来因为他的朋友说的没错而被惊喜所取代。在西部地区,一个人可能会杀死某人,然后随随便便将尸体扔到某个偏远的地方腐烂变成泥土,而被发现的机会几乎为零。他知道唐秀的个人战斗力非常强大,但是和他一起来的朋友都是轩府的专家。他可以问这些专家中的任何一个,随随便便付钱。他们可能有无数种方法杀死唐秀。 当他想到那里时,王虎向前迈了一步,瞪着唐秀,冷冷地大喊:“你没想到你会撞到我这里吗,唐朋克?通往天堂的路还在那儿,你呢?不要接受,因为尽管没有通往它的道路,但你总会走向地狱,是吗?王虎,我保证你会穿过今天昏倒的那扇门。” 唐修笑着说:“嗯,你还记得我上次的威胁吧?对你来说,离开这个晕倒的地方真是太痛苦了吗?不要告诉我一条狗不能阻止自己吃狗屎“就像你的坏习惯很难改变一样?你要我再给你上一堂好课吗?” 王虎鬼gr地笑着说:“唐姓,你听到有人说在短期内可以改变的人应该受到不同对待吗?这位父亲现在是轩府的一员,所以这个父亲很容易操现在就杀了你,即使你在功夫方面有些能力。” 轩府的成员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