儿子是皇帝

但是,裴子恒抓住了她。 “让我走!” 她尖叫,拼命踢他,大胆地喊出来。 他用自己强大的身体将她压在地毯上。“夏玲,告诉我真相。” 他很生气,生气时会叫她全名。他的表情掩盖了即将发生的风暴。 “松手!” 她继续尖叫。她的眼睛看着戒指掉落的方向。美丽的银戒指在昏暗的灯光下闪闪发光,正等着她捡起它。她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找到力量的,但是她拼命地狠狠地推着裴子恒。“那是我的!我的!” 裴子恒轻松地抓住她的手腕,将其牢固地拉到头顶上方。他俯身,鼻子几乎碰到她的鼻子。他的语气令人沮丧。“夏玲,别逼我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