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彼之道,还施彼身中

“你不必为她的处女秀那么直接。” “哼。” 他喝了一杯冰水,瞥了一眼裤子的底部。“你不能怪我。帝国娱乐公司没有什么好。” 哦,天哪,他仍然怀恨在心。夏玲忍不住同情夏雨。她只是很不幸地与这个小而报仇的处女座男人走了一条路。 “你不必为夏雨感到抱歉。” 魏少银看了一眼夏凌,脸上充满了不屑。“为了她自己的利益,我今天对她严厉。如果她很聪明,她会放弃冯坤。如果她继续走这条路,有一天她会陷入困境。” 夏玲保持沉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