装甲熊猫下

她畏惧地握着“玻璃指尖”的歌单,并根据魏少音的指示熟悉了它。接下来的几天她在练习,练习的次数越多,她就会感到震惊。这首歌听起来异常干净优美,它宁静而遥远,是一种幸福的聆听。 魏少银是对的。这首歌可以把时间定在石头上,它可以永远存在。 她全心全意地投入这首歌中,并完全融入其中。 如此之多,以致于她仅在手机第三次响起后就突然回弹。 她拿起电话,沮丧地看着屏幕上可爱的头像-是李磊老板。夏玲发出一声吟,老板在她身上到底看到了什么,还没有结束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