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德嗣的全球战略上

听众惊呆了。阿伟看不起某人的方式太明显了!夏雨激怒了他吗?她挑衅的唯一人是他公司的小玲。他真的必须到这个程度去为最小的不满寻求报仇吗? 夏雨的脸庞苍白,眼睛里流着泪。 夏玲不忍看着她。她还在表演吗?她不耐烦地举起麦克风,说:“夏雨就够了。该走了。我已经教过你怎么唱歌,那你为什么还站在舞台上?你在等什么好处吗?” 等待获得任何好处? 每个人都将晕倒。小玲,您这次确实做到了,这样挑衅夏雨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