闻不如见

“我一直很害怕……失去你……” 雨水打到他的身上开始变得越来越大,浸透了他错综复杂的黑色西装。 在墓地看守的小亭子下,几名保镖从远处看着这一幕。“朱先生。”一位保镖关切地问。“老板好吗?雨越来越大了……” 楚尘看着他,表情复杂,说道:“别过去了,我们会在这里等。” 如果这个世界上有人能够影响裴子恒的情绪,那么即使她已经死了,那个人也将是夏玲。 楚尘悲痛地看着裴子恒,一件事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确定:夏玲是老板唯一的弱点和宠爱之心。